本網站使用使用cookies來確保您獲得最佳的體驗。 More info
PROJECT AFTER 6

AGA和符致逸的作樂人生

<
撰文:譚晧焱

你留意到多盛大廈 Two to Tango 雕塑附近的巨型橙色咪高峰嗎?它意味著PROJECT AFTER 6: The Buskers 即將展開!在連串音樂演出開始前,我們找來環球唱片的兩位新星:AGA和符致逸來談談他們的音樂人生、對香港音樂事業的想法及對一眾太古坊buskers(街頭表演者)的建議。

AGA江海迦

我大概16歲時開始在中環和銅鑼灣作街頭表演,但經常不到十分鐘便有警察來,制止我和我的結他手。

所以我覺得 PROJECT AFTER 6: The Buskers 是個很好的活動,除了為有音樂才華的年輕人提供表演平台,亦能凝聚聽眾欣賞音樂。

我覺得本土音樂正在經歷一場革命。愈來愈多音樂人不再依靠唱片公司,他們都直接把音樂上載到互聯網來宣傳自己。

入行前,我是一名空姐,同時修讀編曲和作曲。直到21歲時,我遇上香港首屈一指的音樂監製舒文,這是我的轉捩點。我想成為一個唱作人,但他說我要在作曲方面多下苦功,並決定親自教導我。我開始為不同的歌手作曲,其中一首被吳雨霏選用,環球唱片便決定和我簽約。

我很熱愛我的工作。音樂是我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爸爸是個搖滾音樂人,從小就教導我關於音樂的知識,是他薰陶我立志日後在音樂方面發展。當我寫歌的時候,感覺不像在工作,反而更像在創作屬於我自己的藝術。

去年,我舉辦了第一場演唱會,這讓我很振奮。現在我已準備好要寫更多RnB和具節奏感的新歌。在香港,R&B並非主流音樂種類。公司知道我想用〈3AM〉作第一隻派台歌時,都很猶豫。但這首歌是我努力半年的成果,我最終也成功說服他們。我喜愛R&B音樂,亦覺得它能充分代表我,我相信R&B在香港是有一定的市場。

我最喜歡的歌手一定是Stevie Wonder,他經常為我帶來不同啟發。我最近也在聽Nirvana和Coldplay的歌;如果有機會,我希望能和Chris Martin合作!

現時我正在籌備我的下一個演唱會,這將會是我入行以來最大型的個人演唱會。同時,我亦將推出下一張專輯《Ashley》,當中的10首歌包含了我特別嘗試的幾種曲風。這張專輯就像《Lemonade》(Beyonce的知名實驗性專輯)。我會一直用自己的方法以不同曲風演繹廣東歌。

將會在太古坊表演的buskers:如在無人之境一般高歌吧!

符致逸

我沒有童年
,由三歲開始我便因鋼琴而失去自由,一年365日都在練琴中渡過 (笑)。

一開始是因為我有個虎媽
,慢慢也養成了我的好勝心。唯有不斷練習,我才可以擊倒那些在比賽中打敗我的孩子,那時我完全處於瘋狂的狀態。

後來我身心俱疲
,幾年裡沒有再碰過鋼琴。直到有天晚上,我從學校駕車回家時聽見一首John Coltrane的歌曲,啟發我創作了我第一首歌,就是陳奕迅唱的《我們都寂寞》。

那時起我便開始寫作歌曲
,一邊全職受聘於一家科技公司的市場推廣和公關部門。我亦曾在John Swire & Sons 工作了不足一年。公餘時間的我基本上都在寫歌。

後來,我的歌曲被台灣電視劇選用,但因找不到合適的歌手演繹,便讓我自己來唱。接著在2013年,台灣滾石唱片和我接洽,希望和我簽唱片合約。我的第一張專輯是國語專輯,正因如此很多人誤以為我是台灣人,其實我是個不折不扣的香港人。同年我獲得台灣金曲獎最佳新人獎提名。

我沒有繼續和滾石唱片合作,因為我覺得香港才是我的家。我希望多唱廣東歌,不僅因為我是香港人,亦因為這裡有不少商機。很多人因為內地市場龐大而專注國語歌,但他們忘記了即使在中國內地,仍有很多廣東歌聽眾。回港後,我便和環球唱片簽約。

過去15年,推動香港流行音樂的是卡拉OK文化,而不是對音樂的熱愛。這樣的氛圍讓音樂變得單一和公式化。但儘管公式化,亦偶有佳作,像陳奕迅的《富士山下》和盧巧音的《深藍》。時至今日,你可見到更多街頭音樂表演者、網絡歌手、獨立和地下音樂人在大放異彩。很多人說香港音樂已死,我並不認同。音樂圈雖然處於混沌狀態,但這麼多愛音樂的朋友和它們百花齊放的付出都讓我感到很鼓舞。

我以前常常跟一隊名為Helter Skelter的樂隊在街頭演奏。我喜歡上台表演,所以有什麼表演機會我都不會放過,但在鏡頭下我會很不自在。我在我的音樂事業一向擔當較被動的角色,能夠當一個作曲人我已經很心滿意足了。我真的很享受寫一首歌的過程。

PROJECT AFTER 6: The Buskers 很有意思,因為所有人都想和聽眾分享自己的音樂。太古地產為香港藝術界投放了不少資源,既專注龐大的藝術項目,也兼顧街頭表演這類較小型的類別。

現在的我對音樂變得更豁達。我會聽不同類型的音樂,也在我的音樂加入不同的科技元素。希望為香港開闢一條新路線。我將會在今年稍後推出一首新歌,當中有近似低音單簧管和巴松管的聲音、電子元素和trap節拍。我覺得如果要冒這個險,就應該放手一搏。

我的新單曲將會在下星期派台。同時,我正在為一個中國歌手寫歌,亦可能會和南韓、日本的歌手合作;我亦和芬蘭的監製通過FaceTime合作寫歌,地域距離對我來說從來不是問題。

將會在太古坊表演的buskers:
事前一定要做足準備功夫,但在踏上舞台的一刻就要把一切拋諸腦後。你也許沒有下一個表演機會,我也一樣,所以一定要好好享受,活在當下!

PROJECT AFTER 6: The Buskers [活動詳情]

下載Taikoo Social
App Image

探索太古坊無盡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