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使用cookies來確保您獲得最佳的體驗。 More info
PROJECT AFTER 6

搖滾歌手盧凱彤任PROJECT AFTER 6: Busking計劃大使 - 發掘民間音樂人

<

PROJECT AFTER 6: BUSKING強勢回歸!召集全港具音樂才華的上班族參加。除了可跟更多人分享自己的音樂,更可認識其他音樂狂熱分子,同時向一眾歌手「偷師」,當中包括搖滾歌手盧凱彤﹙Ellen﹚。出道16年的Ellen從當初本地組合at17的一員,已轉型踏上獨立歌手的路。她將會擔任是次活動的評審、表演嘉賓和導師。我們特別邀請她分享她在行內的經歷,並談談香港應該怎樣培育新晉藝人。

你覺得PROJECT AFTER 6如何?

我認為應該叫作AFTER 3 而不是 AFTER 6。 我覺得人們的上班時間應該是朝9晚3,然後便有更多時間陪伴家人、朋友和發展自己的興趣。這才是正常的。瑞典人的生活就是這樣,香港人實在太落後了。事實上,你在辦公室的時間越長,每小時的生產力只會相應遞減。換句話說,冗長的工時只是一種浪費。每個人都需要休閒活動。

因此,PROJECT AFTER 6 是一個很好的主意,因為人生不應只得工作。透過這項活動,你會學習到更多與人相處的技巧,並與同事們有更多聯繫交流。

“PROJECT AFTER 6也是一樣:重點不是輸或贏,而是認識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
盧凱彤

作為評審,你對這次Busking活動的面試環節有甚麼期望?
儘管我已經出道了16年,但我只遇見過少數新晉歌手或尚未入行的音樂人。因此我非常期待透過活動認識普通上班族裡有音樂才華的人。

這項活動令我想起15歲時的自己,當時我在爸爸的鼓勵下參加了一個音樂比賽。原意只是希望我認識多些新朋友。但卻造就了我和林二汶、黃耀明的相識。PROJECT AFTER 6也是一樣:重點不是輸或贏,而是認識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正因為這個重要的原因,我覺得大家都應該參與這個活動。

你認為一位伯樂如何影響其「千里馬」的音樂之路呢?

這個角色非常重要,但你會否遇到就要看命運的安排。如果你遇到一個才華洋溢的人,而他 (她)又很賞識你,那是件非常美好的事。反之,若碰上一個只想在你身上淘錢的人,那就非常不幸。所以,唯有隨遇而安,隨心而行,緊記著你的音樂是最重要的。

你對busking有甚麼看法?

Busking絕對是宣傳自己的音樂和吸引更多樂迷的一個好方法,換句話說,就是宣傳自己的渠道。但假如你打算進軍樂壇,你必須要親身走進錄音室,跟專業的音樂人合作,聽聽他們寶貴的意見。

你認為現時香港有足夠的資源和活動,去發掘和培育新晉歌手嗎?

我們應該要有更多小型現場演出場地。相比起台灣,這類場地在香港實在是太少了;所以當我得知Hidden Agenda要關閉時,我真的感到非常憤慨。這樣的獨立演出場地已經買少見少,而它正正是我們需要的,讓有才華的人有更多演出空間,才可以培育更多音樂人。

近年你的音樂風格漸趨成熟,你能解釋當中的轉變嗎?作為一個音樂人,你的蛻變過程是怎樣的?

我的確改變了很多。由三年前開始,我正式轉型成獨立歌手,後來加入了環球唱片,這是明智的一步。當你投入於一件事情愈久,你便愈難打破自己的框框,這是我每天都在嘗試做的事。另外,因為我已在這個行業發展了一段時間,我覺得我有義務要不斷創新。因此,現在的我會更加注意我所製作的音樂類型。

你可以分享多點有關你要突破的框框嗎?

在創作的過程中,你需要面對自己的心魔。事實上,我也不知道三年後的自己會否仍在做音樂,我需要反思這還是否我心目中理想的媒介。我常常希望我的音樂可以為世界帶來一些轉變,但或許拍攝紀錄片也是一個改變世界的好方法,所以三年後的我有可能會成為一位導演。我經常思考音樂的衍變過程,究竟它是否一直在進步?以廣東歌為例,大家下載一首歌後,聽了一星期後便將它拋諸腦後,好像這是可有可無的。我不想有這悲觀的想法,我只是對音樂在現世的影響力有點懷疑。當然,現在的我還是希望可以留在音樂的世界。

對有志入行的年青人,你有甚麼忠告?

音樂是一個很有力量的媒介,讓你自由地表達真我,但這並不是唯一的方法。所以,你必須要明確認定音樂就是你的理想,是你想發展的方向,這樣便沒有甚麼可以阻擋你追尋夢想了。

太古坊與港島東中心租户星展銀行(香港)成為企業夥伴,邀請全港的上班族參加PROJECT AFTER 6: Busking,讓你有機會在太古坊與多位星級歌手包括盧凱彤、AGA、林二汶、林奕匡、Robynn & Kendy、符致逸 及Dusty Bottle同台演出!別讓工作埋沒你的天賦,把握機會,立即按報名吧!

特別鳴謝太古坊私人會所The Refinery借出場地。

下載Taikoo Social
App Image

探索太古坊無盡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