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使用cookies來確保您獲得最佳的體驗。 More info
PROJECT AFTER 6

辦公室劇場之上司永遠是對的﹙2﹚

<
撰文:譚晧焱 

PROJECT AFTER 6: Cube Culture 下週正式上演!相信你已聽說過這套由太古地產和香港青年藝術協會合辦的原創英語音樂喜劇。音樂劇由30位鰂魚涌的上班族和居民擔綱演出,聚焦香港的辦公室眾生相。早前,其中幾位演員和他們現實生活中的上司接受了我們的訪問 – 細談他們對工作的滿足感,平衡生活,以及這個凝聚鰂魚涌社區的喜劇有何想法,現在讓我們聽聽更多劇中演員及他們的上司的分享。

上司:楊樂詩,市場總監
下屬及演員:韓嘉怡 (Kary),市場經理
公司:香港海洋公園

你會怎樣形容海洋公園的公司文化?
楊: 主題公園就是散播歡樂的地方,所以在海洋公園工作自然是充滿趣味。我覺得「開放、具創意、合作性強」都可以形容我們的公司文化。在眾多業務中,我們集中於餐飲、娛樂表演及大自然野生動物方面。為了作資料搜集,有時候我們會一起到新餐廳試菜,或欣賞不同的表演,了解市場的最新動態,可說是寓工作於娛樂。兩星期後,我們便會一起去看 Peppa Pig 演出。

韓: 十分同意,我們的公司文化就是充滿樂趣和和諧。和一般辦公室不同,我們會在公園園區一隅開會,就算和客戶見面時都一樣。 

你對企業為社區策劃創意活動有什麼想法?
楊: 我們盡力履行企業社會責任。 作為一個香港的主題公園,我們致力聯繫本地社區和支持少數社群,例如提供有關自然和野生動物的教育課程。

韓: 我覺得PROJECT AFTER 6的活動項目很有意義。謝謝太古地產(太古)將活動推廣到整個鰂魚涌社區,讓我也可以參加;我很幸運能同時參與太古和海洋公園出色的項目。

你覺得在工作以外擁有另一重身份有多重要?
楊: 工作以外的生活是不可或缺的。我工餘時候會研習瑜伽,也很喜歡欣賞舞台表演,所以我對Kary在音樂劇的演出感到特別興奮。 我全力支持她參與這個有意義的活動。與電影相比,我更喜歡舞台演出,因為一個舞台演出呈現的團隊精神會令人更容易投入其中。

Kary你起初為什麼想要參演Cube Culture?
韓: 能參與這次演出就像是命中注定。 多年前我便和太古結緣,當時我是一個名為Orange的無伴奏合唱團成員,太古邀請了我們作表演單位。帶領活動的就是Babby(按瀏覽太古地產市場推廣總監Babby的訪問)。 我們一直很感激太古對一隊新進合唱團的支持。 幾年後,我在一個ArtisTree的活動中再次遇到了Babby,是她告訴我有關快要舉行的Cube Culture試鏡活動。得知整個社區也可以參加,我便立刻報名了!

上司:王美德,校長
下屬及演員:徐和煦 (Chris),英語文學老師
公司:藍田聖保祿中學

你會如何描述聖保祿的工作文化?
徐: 在聖保祿教學是我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現在已經踏入第四年。這裡的工作文化充滿正能量,同事們互相扶持,並且都熱心地幫助學生盡展所長。

王: 身為校長,我認為我們的文化一直都以和諧和團結為基礎。 我們的教職員會互相支持。很高興Chris都有同感。

你們會舉辦什麼團隊活動?
王: 我們沒有太多舉辦團隊活動的機會。Chris是我們福利會的職員代表,現正協助籌劃這類活動。我們每年會有三天教師專業發展日,當天我們會到校外進行聚會。去年,我們便到了度假營靜修,期間我們輕鬆的交流及玩玩遊戲。從中我看到了同事們不同的一面,讓我們更懂得互相欣賞。

徐: 復活節前剛舉行了另一個專業發展日,當天我們參加了咖啡拉花工作坊和中國針灸工作坊。 我記得剛加入學校時,當時的專業發展日以學術為重點;但王校長在過去幾年一直致力加強教職員之間的聯繫,她以一些輕鬆的活動讓我們能放鬆享受,增進交流及互相啟發。

你認為這些交流能為學校帶來什麼影響?
王: 正如Chris剛才提到,作為教師並不是孤軍作戰,我們應該是一個緊密連繫的團隊。我們需要溝通和融洽相處,讓學生信任我們,強化師友間的關係。

你對Chris參演音樂劇有甚麼看法?
王:我為他感到非常興奮。作為同事,我希望看到他們追求自己的夢想並一展所長。 我們常常教導學生要終身學習,這次Chris參演音樂劇是一個最佳例子。 希望他將來會與學生們分享他的經歷。

你對太古坊積極凝聚鰂魚涌社區有甚麼看法?
徐: 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行動。雖然我在過去四年和一眾出色的老師們成為了朋友, 但是卻未能拓展我在工作以外的圈子。現在我有幸透過這次演出認識了來自不同界別的朋友,他們每一位都性格鮮明,且對戲劇充滿熱誠,能夠與他們合作,我感到非常榮幸。一切都是多得PROJECT AFTER 6這個計劃將我們連繫在一起。

上司:張凌瀚,營運總監
下屬及演員:陸樺 (Warren),社會創新顧問
公司:The Good Lab 好單位

你會如何描述The Good Lab的公司文化?
陸: 我會說The Good Lab的公司文化非常開放,充滿靈活性和友好的氛圍。每個人都很積極互相交流。你認為呢?

張: 我的想法並不重要。作為一間公司之首,無論我說甚麼都可能不是事實。更重要的是要了解員工的想法。就如Warren剛才所說的,我希望公司是一個讓員工們可以開心見誠地交談,表現真實自我的地方。不少公司都不支持員工表現真我,有些人甚至覺得自己應該在工作和工餘時展現不同的一面,我認為這是錯誤的。我完全支持Warren的歌唱興趣,因為我認為每個人都需要保留自己的熱情和愛好;就如我熱愛單車一樣,有時我會踏單車上班,甚至為了要踏單車而延遲到達公司的時間,這並沒甚麼問題,因為我們都加班工作。對千禧一代而言,提供越大的靈活性便能讓他們願意付出更多。 

靈活性看來的確是現今吸引人才的重要元素。
張: Warren從來沒有在公司小睡。但是當我累了,我會小睡片刻。我希望身體力行,以老闆的身份向員工展示小睡是可以的,有時候15分鐘的小休便可以讓人回復狀態。

你覺得在工作以外擁有另一個身份有多重要?
陸: 擁有多個身份極為重要。對我而言,我喜歡充滿活力的生活方式,我嘗試去探索不同的興趣,例如唱歌和演戲。這種生活方式一方面能激發我的思維,另一方面可以訓練我的時間管理,是很好的經驗。

張: 我認為工作以外擁有另一重身份反而能互惠互利。Warren在工作上需要有一把有威嚴的聲音去主持工作研討會,Cube Culture這套音樂劇可以鍛鍊他這方面的能力。我每週教授兩堂室內健身單車,通過課堂,我也擁有了主持研討會應有的聲線和技巧。此外,在工作和家庭以外擁有自己的嗜好也是必須的,你會因此認識不同背景的人,有時甚至能得到一些日常圈子裡沒有的啟發。

陸: 你說得很有道理。擁有另一重身份能讓我認識不同的人。The Good Lab的人與我在香港遇到的音樂朋友不同。我很享受與不同背景的人互動交流,他們擴闊了我的視野。

你對太古坊致力凝聚區內外的計劃有甚麼看法?
陸: 這個計劃真的很有趣。我在太古城居住了差不多廿年,這次計劃的確有助於鞏固社區,活動有聲有色,令人印象深刻。我認為香港人的社區意識漸漸已不復在,因此這種活動更見重要。


想了解更多關於PROJECT AFTER 6: Cube Culture?立即按
瀏覽。

下載Taikoo Social
App Image

探索太古坊無盡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