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使用cookies來確保您獲得最佳的體驗。 More info


丁丁迷你系列︰丁丁與埃爾熱的敍事手法

2017年11月30日
撰文︰ Amanda Sheppard


丁丁與喜劇元素


丁丁的作者不只畫工精湛,就連敍事的手法也拿捏得精準。每每說一回笑話或幽人家一默,就能讓主人翁化險為夷,把問題迎刃而解。少年記者天生才智過人,常跟同伴鬧笑話,突顯身邊詼諧的人物角色,營造輕鬆的喜劇效果。


埃爾熱運用喜劇的基本功——打鬧的戲碼,來惹人發笑,並且相當成功。笨手笨腳的偵探二人組杜邦與杜幫,常常惹禍上身,時而無聊地作弄他人、時而做出笨拙行徑,或好事多磨、遇上旁生枝節的事情,發放出差利卓別靈式的滑稽笑料。 


喜劇的元素當然不只局限在嬉笑怒罵的情節上。這位多產的作家,利用人物語言去加強渲染。丁丁的航海朋友阿道克船長,縱使背棄與大海為伴的生涯,追隨少年去歷險,但水手昔日破口大駡的習慣未改,脫口說出的卻由髒話改為語意隱晦、跟海洋和大自然有關的委婉語,例如︰口頭禪「該死的臭貝殼 」和「一萬個雷暴」,既迎合兒童讀者的口味又能達到詼諧的目的。


埃爾熱設計的對話精警握要,更掀起熱潮。


埃爾熱設計的對話精警握要,更掀起熱潮,名句如︰「Thompson with a ‘p’, as in psychology」 (湯普森英文字串上的字母P,跟心理學英文字串上的P同樣不發音),在英語世界裡,這句句式也大行其道,至今仍是流行用語。在漫畫中,丁丁與其他配角的對話極盡風趣挖苦之能事,給讀者留下深刻印象,是後來其他警惡懲奸的英雄角色所無法取代。


丁丁與象徵手法


要打造出一個虛幻世界,讓一個少年記者掃蕩街角惡覇,委實煞費功夫,不過漫畫家卻輕而易舉地完成這項艱巨任務。


埃爾熱功力深厚,既創作出角色人物,又塑造出一個幻想世界來反映當時社會的緊張局面。人們也許銘記他的筆風,但也不會忘記那些構成故事張力的敍事手法。在整個《丁丁歷險記》系列裡,作者穿插使用諷喻和象徵手法。


在《奧托卡王的權杖》中,歹角墨索拉就明明冠上政治狂人希特拉和墨索里尼合成的名字,更塑造成一個比利時人民所畏懼的法西斯形象;故事一直鋪陳推進,作者甚至妖魔化當中幾個角色。在《714航班》裡,克羅斯佩爾醫生就等同有「死亡天使」之稱的納粹官員約瑟夫.門格勒(Josef Mengele);至於惡名昭彰的美國黑幫艾爾.卡彭(Al Capone)更在《丁丁在美洲》的故事中大搖大擺地相亮,諷喻的對象鮮明。


漫畫家也巧妙地運用意象含蓄地表現象徵意義。譬如︰虛構小國西爾達維亞,主要在《奧托卡王的權杖》、《圖納思案件》和《丁丁與叢林戰士》等故事中出現,該國國旗以黑色塘鵝為徽號,塘鵝在基督教象徵犧牲的精神,意味著國王穆斯卡爾二世願意犠牲自己為更大的理想而退位。權杖象徵權力,這個概念在整套丁丁作品系列中貫徹始終。


香港當代藝術基金會聯同埃爾熱博物館呈獻《丁丁的世界》展覽,11月17日至12月10日逢星期三至日假全新ArtisTree開放。由於展覽深受大眾歡迎, 12月11日至12月26日期間,展覽將每天開放。

詳情請瀏覽網站上的丁丁展覽專頁。
 

追蹤@artistreehk的Instagram專頁,隨時留意#tintin_Artistree的活動資訊



下載Taikoo Social
App Image

探索太古坊無盡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