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cookies來確保您獲得最佳的體驗。 More info
人物專訪

太古坊人物談:TREEHOUSE創辦人Christian Mongendre

<

早在十多年前,Christian Mongendre已在香港開設了他第一間以植物性飲食為主題的健康輕食餐廳。看上去總是充滿幹勁的Mongendre曾經拜師法國料理巨匠Paul Bocuse學習法國菜,但後來「半途出家」,決意投入植物性飲食的世界,並憑著堅毅意志闖出新方向。他經營的TREEHOUSE以優質的整全食物贏得青睞,更成功在香港帶動了健康飲食及可持續飲食的浪潮。現在,趁TREEHOUSE的第一間分店進駐太古坊之際,我們邀請了這位生於香港的法美混血廚師分享他的健康速食理念,談談他兒時最愛吃的花朵(其實是一種蔬菜),並細說他如何希望以植物性飲食為途徑,為香港創造正面影響。

 

過去十一年來,你一直推崇可持續飲食及可持續的生活態度 — 儘管這在香港還算不上是主流,與大眾焦點還有些距離 — 是甚麼驅使你繼續走這條路?

一切源於我是一個對品質、健康和日常飲食都很有追求的人,可是,十幾年前,我想要的很難在香港找得到。在香港出世的我一直也希望在本地創業,創立了TREEHOUSE還有之前的幾間餐廳,無非因為我對提倡可持續的、有意識的和健康的生活方式確信不疑。雖然香港在這幾年要面對的難關不少,但我的信念依然不變,此時此刻,香港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實踐有意識的生活方式。

大家都知道TREEHOUSE在中環的本店經營得有聲有色,現在你選擇到太古坊開設TREEHOUSE的第一間分店,這背後有甚麼原因嗎?

我們認為太古坊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地方,這個社群充滿愛心,又會互相支持,而藉著在太古的中心地帶開店,我們希望彼此能夠聯繫起來。當然,為這裡的上班族帶來高質的健康食物也是我們的任務!

 

TREEHOUSE最近有哪些值得推介的美食呢?

我們用上等的整全食材(whole ingredients)製作出優質的健康美食,各款菜式簡單而輕便,相信一定會受繁忙的上班族歡迎。我們最近剛換了新的早餐餐牌,大家不妨試試純素牛角包,以及用本地烘培咖啡豆沖泡的100%有機咖啡,多款以酸種麵包製作的多士也等你來揀!

 

改變了你一生的人是…

我自己!我當然很慶幸有人從旁支持自己,給自己意見;但要真真正正改變,一步一步成長,卻唯有靠自己才能成事,身邊的人最多只能推動你。因此,了解自己的弱點和強項很重要,這是學習、適應、進步及蛻變的先決條件。我之所以成為了今天的我,父母也扮演了關鍵角色,因為他們讓我在充滿愛與關懷的環境中長大,教我認識大自然,也讓我知道照顧身體及關心社區的重要性。

 

如果我變成了蔬菜,我會是一棵…

雅枝竹!雅枝竹(又名洋薊)既是蔬菜,也是花朵,對我來說更有如一種情意結 — 小時候,父親煮的雅枝竹最美味,令人百吃不厭,那種味道我難忘至今。

 

咖啡、茶、豆奶拿鐵,還是…

TREEHOUSE的凍咖啡是我近期至愛,我喜歡加入少許燕麥奶來喝。香港的夏天熱得很,這款飲品既消暑又提神,真的很棒!

 

你是法美混血兒,但出生地卻在香港,你覺得自己最「香港」的一面是甚麼?

那大概是我很喜歡中菜和香港的地道美食吧,點心是我的終極comfort food,任何時候我都愛吃。

 

那麼,最「法國」的一面呢?

我最「法國」的一面體現於我的廚藝,在學廚的過程中,我學到何謂對品質的追求,也認識到風土(terroir)這個概念 — 食材產地固然要知,但當中牽涉的文化、社會和環境因素也不容忽略。我的法國血統以及學習法國菜的背景,都令我時刻鞭策著自己,無懼向更高的目標進發,就算面前出現重重難關都不要輕易妥協。

你曾經跟法國料理巨匠Paul Bocuse學習傳統法國菜,但後來卻沒有在這方面發展,反而專注於植物性飲食。可否告訴我們,你從哪時起萌生了這個念頭?

我記得在我 16 歲時 — 那時我甚至還未開始學廚,我就希望日後能夠以植物性飲食為概念開一間餐廳,有點像麥當勞那樣主打快餐的店。在米芝蓮餐廳工作的那段日子,我學會了在選料及衛生等方面做到最好,也學會了怎樣製作美味而又賣相吸引的植物性食物。雖然我在學廚前已是一名純素者,但我依然把握機會試食不同的肉類菜式,因為我覺得了解食客的喜好非常重要,畢竟到頭來我們最想做到的還是為客人炮製美食,令他們享受其中之餘,也有機會理解背後種種,從而慢慢改變飲食習慣。

 

我非常欣賞那些…

孜孜不倦、永不言退的人,他們會想辦法克服內心的憂慮,然後努力向目標邁進,不會輕易動搖信念。

下載Taikoo Social
App Image

探索太古坊無盡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