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使用cookies來確保您獲得最佳的體驗。 More info

Stripsody 的另類自白

< BACK TO ARTISTREE

在會說話的樂譜系列中,我們訪問了多個沉寂已久的記譜,務求從第一身角度了解被普世唱頌的感受。


嗨!
你在看我嗎?好極了。


等等,你問我是甚麼?我是與眾不同的樂譜,人稱圖像記譜。大概因為傳統樂譜不夠完善,才衍生出如此特別我的吧。啊!我的意思是它們無法表達我想要傳遞的訊息。


沒錯!我屬於前衛派。


傳統樂譜有音符、譜號、時間記號及休止符,但我不需要這些東西。我有的是圖畫、符號與文字,任由表演者自行演繹。我出自已故的Cathy Berberian之手,她是最才華橫溢的新派音樂歌唱家,而且深明人聲是最靈活、適應力最強的樂器,並將自己的歌唱天賦發揮到極致。


Berberian不僅是歌唱大師,亦是著名當代前衛作曲家的靈感泉源,孕育了不少以她為藍本、膾炙人口的樂曲。約翰·凱奇更把她視作繆思女神,1958年為她度身訂造了Aria。此外,Luciano Berio在1965年寫下SequenzaIII,不斷將妻子Berberian的高超歌藝提升至新境界。


1966年,Hans Otte代表不來梅電台邀請Berberian為當代音樂節創作一曲,這就是我誕生的契機。Berberian夥拍插畫家Roberto Zamarin,令我增添了幾分怪誕美感。身為圖像記譜,我實在太過特立獨行,一般的樂譜記號在我身上只會顯得格格不入。你此刻應該在想:「滿佈有趣塗鴉及素描的你實在很棒,不過,哪來的音樂元素?」


要讀懂我其實不難,只需把我當成漫畫、一段段獨立的小插曲便可。直線就是我特有的五線譜,顯示大致音高:低、中、高。小節線分隔開每幅圖畫,示意當中的交替轉接。那麽,拍子、節奏及間奏又在哪裡呢?每個「聲音字詞」之間的留白就是答案所在。規則全都介紹完了,接下來,你看見的擬態和擬聲詞可任由表演者自行發揮,「唱出」我的一字一語。


所以,未聽過我之前請不要說你懂我。我就像電台的音效師和他
隨心播放的音效:這一秒,我是一只脫韁野馬般的風箏;呼一口氣,我又可以變成正經八百的天氣預報。


話雖如此,但我不僅是「咯咯」、「噢噢」等呢喃以及無盡隨想的集合體,各種姿態與動作也跟我非常合拍,不過道具就敬謝不敏了。表演者的演繹千變萬化,每一種表達方式都能夠讓我栩栩如生。


雖然不同年齡層對我反應不一,但都幾乎不相信我是音樂。容我再重申一次,我的而且確是音樂!無論你有何想法,都可以欣賞到因我而起、令人拍案叫絕的精彩表演。


好吧,我明白你需要時間接受我。即管好好翻閱每一頁,你會發現我的過人之處。另外,從頭到尾聽完整首歌亦只需6分鐘,這時間保證花得有價值。


很高興認識你。如果你(還)未明白我,不要緊,但至少你可以嘗試去了解。一旦見識到我的奧妙之處,你絕對想忘也忘不了。


Notating Beauty that Moves: Music at an Exhibition
2018年3月3至29日


詳情請瀏覽活動專頁
在Instagram追蹤@artistreehk #ListenwithYourEyes

 
下載Taikoo Social
App Image

探索太古坊無盡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