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使用cookies來確保您獲得最佳的體驗。 More info

《無言歌》的鋼鐵柔情

< BACK TO ARTISTREE

在會說話的樂譜系列中,我們訪問了多個沉寂已久的記譜,務求從第一身角度了解被普世唱頌的感受。


打擾一下,我碰巧聽到了你跟小星星的對話,不自覺聽得入了神,請務必也讓我跟你談一談。小星星 總愛說起自己身為手稿,如何深切地感受到作曲家用羽毛筆巨細無遺地記下的每個音符、每條小節線,它的經歷確實很引人入勝,對吧?坦白說,我也有類似感受,是否很難以置信?畢竟,我是孟德爾遜《無言歌》的樂譜印版,看起來是如此平平無奇。


那麼,別人眼中的我是甚麼模樣呢?嗯……「金屬」應該是大部份人對我的第一印象,因為鋼製印版並不常見。久而久之,考慮到樂譜是實體製成品,而我則是生產過程中刻板無趣的部件之一,「機械」便成為了我的代名詞。如果說小星星 是耀眼、古雅、原創而且渾然天成的作品,那麼我便屬於工業風濃厚、整潔清晰的量產型樂譜。


雖然我沒有作曲家的影子,卻有雕刻師的靈魂。他就是Hans Kühner ── 這份由G Henle出版的作曲家原版樂譜的排字師,當中的精湛手藝堪稱一件藝術品。Henle出版的樂譜以清晰度及空間感見稱,而我則是Kühner獨具匠心的結晶:精心的雕刻編排準確記載著孟德爾遜寫下的每個琶音、和弦與樂句。小星星可能不同意,但我在誕生過程中感受到的愛、無微不至與心血,一點都不輸給它。


很可惜,自1910年代末,業界不再使用人手雕刻的印版印製樂譜。Kühner成為了世界上最後一批的樂譜雕刻師。時至今日,這種「雕刻工作」已經全部由電腦一手包辦。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很多人認為我跟音樂風馬牛不相及。作為印版的我,不但擁有金屬身體,而且還左右顛倒,是印刷成品的鏡中倒影,別人看見我都會露出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即使對音樂家來說,我也只是一塊刻著胡言亂語的鋼板。不過,我覺得這種違和感也並非壞事,反而從形態、線條、動感、節奏及神秘感方面,凸顯出我的藝術氣質。


只要想到透過自己可讓上萬,不,也許是成千萬人演奏孟德爾遜的《無言歌》,我便不由自主振奮起來。這大概算是不起眼的樂譜印版所渴求之事吧!


Notating Beauty that Moves: Music at an Exhibition
2018年3月3至29日


詳情請瀏覽活動專頁
在Instagram追蹤@artistreehk #ListenwithYourEyes

 
下載Taikoo Social
App Image

探索太古坊無盡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