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使用cookies來確保您獲得最佳的體驗。 More info
太古坊以外

為鰂魚涌港鐵站創作壁畫的藝術家— Remi Rough

< BACK TO THE MAG

撰文:譚晧焱

曾幾何時,英國藝術家Remi Rough會在鐵路站內偷偷摸摸地塗鴉;但到了今天,太古地產和港鐵聯同設計公司Aedas卻邀請Remi在鰂魚涌港鐵站內創作壁畫。是次作品名為《動感清晨》(Morning Dynamics),是一幅由鮮活色彩及幾何圖形構成的抽象壁畫。Remi 最近到訪香港期間,我們與他聊到作品背後的靈感來源,這次為港鐵站創作壁畫的感想,以及在創作過程中遇到的挑戰。

這次與太古地產合作為鰂魚涌港鐵站創作藝術品是如何展開的?

是Aedas引領我參與這次創作的,而他們是太古坊的長期租戶。在創作前的商談中,我得知「港鐵‧藝術」是為了增添乘客的乘車樂趣的一項藝術計劃,而這幅《動感清晨》是他們第73件作品。我更了解到這是太古地產首次和「港鐵‧藝術」合作,共同願景是希望把藝術文化帶給香港的普羅大眾。整個合作非常愉快。

這是你第一次受委託在地鐵作畫嗎?你在港鐵的創作壁畫有遇到挑戰嗎?

對,我是第一次受委託在地鐵站裏作畫。但其實年輕的我都曾無視規則,在類似的空間作畫;所以這次受託為鰂魚涌港鐵站堂堂正正的進行藝術創作,總算是實現了多年來的理想。在整個過程中當然也有挑戰,最難的是要維護作品原意,不因任何限制而妥協。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如實呈現我本來的創作意念。我必須感謝太古地產、港鐵公司和Aedas,因為他們對我的支持,我才能創作出這幅令我滿意的作品。我對於畫作能成為港鐵藝術作品收藏的一員,倍感榮幸。

在創作壁畫時有哪些必須考慮的關鍵因素?

最重要的是考慮如何令觀眾在港鐵遊走時欣賞作品。我的原意是讓乘客擁有一種移步換景的體驗,無需特別停下觀賞壁畫都可以享受我繪製的這條通道所帶來的樂趣。我不希望我的作品令觀眾覺得很忙亂,它只要令乘客意識到畫的存在,以及這畫是為了他們而做的就夠了。我想藉這幅富戲劇性的作品為鰂魚涌站注入鮮艷色彩及無窮活力,給乘客的旅程增添生機,與香港這個大都會的氣質互相呼應。

為公共空間創作藝術與為藝廊創作有什麼不同?

當我在自己的工作室為展覽創作時,我是為自己而畫,而不需要考慮觀眾的角度,最重要是作品令自己滿意。然而,當為公共空間作畫,我便會從一開始就考慮觀眾的角度,因為這幅作品將一直陪伴著公眾,融入他們的生活;反而我這個創作者在之後卻未必會再見到作品。

這些年來你的藝術生涯是如何發展的?

1984年,我看了一本名為《Subway Art》,有關鐵路藝術的書後便開始了塗鴉。最初是在牆上、車廂上塗畫我的名字,就這樣一直到90年代中期;後來我厭倦了單純地塗寫自己的名字,那時開始我亦受到一些抽象塗鴉藝術家的影響,比如Futura、Juice126、Rammellzee,所以我在塗字母時將色彩、襯托和點綴元素都一點點拿掉,開始純粹用黑色在牆上塗寫串連扭結的字母(wild-style)。後來,我更進一步將字母拆開為一些抽象的圖形,並在圖像裏加入大量的留白部分(negative space),我的作品也越來越抽象,最後僅剩一些圖形了。後來我又重新使用色彩,令作品的構圖變化又豐富起來。從那時起,我就一直以圖形作實驗,創作出使我著迷的各種形狀。

塗鴉和街頭藝術在過去幾年中有何演變?藝術界對其看法是否有變化?

塗鴉在近年已儼然是20世紀最具影響力的藝術運動之一。它是歷史上唯一由孩童創造並推動的藝術運動,而且它以字母作為核心的表現手法,絕對是絕無僅有,令這門藝術讓人耳目一新。我在今年的巴塞爾藝術展看到有塗鴉作品,這說明了不同的塗鴉藝術家也正在被大家接納。在一些國際大型藝廊舉辦的展覽亦能看到如Kaws、José Parlá、 Clare Rojas的塗鴉藝術家,這算是邁出了非常重要的一步。不過,我覺得藝術界對我們可能依舊有所保留,這可能是因為我們仍在尋找這種藝術的最佳描述,最重要的是確保在過程中不會削弱這場運動的歷史根源,因為這正是這門藝術的力量所在。

你可以在鰂魚涌港鐵站往A出口的通道內欣賞這件藝術品。想體驗更多藝術文化?按了解東區4間頂尖藝廊。

下載Taikoo Social
App Image

探索太古坊無盡精彩!